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剑道师祖 第六百二十一章媸无颜

发布时间:2019-12-04 20:55:04

剑道师祖 第六百二十一章媸无颜

子桑狼狈地逃出山洞,一去不回头。

靠在石壁上的媸无颜定定看着他的背影,眼中有无奈,有辛酸,有凄楚......,只是没有了那股怨恨。

她苦笑一声,闭上眼睛。

无尘的掌力终是没能发出,他看着陆鸿,道:“放虎归山,终是麻烦”,

“你的妇人之仁早晚会害了你”,

论心狠手毒,他怎么也比不上无尘。

出家人一向以慈悲为怀,但一旦抹掉这一点善念,四大皆空的僧人真的能抛却一切,冷血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陆鸿摇了摇头,道:“不必杀他,媸无颜不死,他作不出妖来”,

无尘道:“终是一个变数”,

陆鸿点了点头,走到媸无颜身边,唤了几声“姑娘”,她却闭目不答,这才发现她已经晕厥了过去。

她四肢俱断,若是常人造就疼的失去知觉,但她被抛入阴池中后还能强撑到现在,意志力已可见一斑。

陆鸿的眼中却充满了同情。

因为他知道这个女子心中的伤痛只怕远比身上的要多。

“我想起她是谁了”,

“有事媸无颜,无事夏迎春,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她的名字,那时的尸甲门尚没有选择尸道,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宗派,其门主媸无极有宠妾,姓夏,名迎春,有一女,名无颜”,

“夏迎春娇艳妩媚,善讨人欢心,媸无颜相貌丑陋,但聪明睿智,见识过于常人,媸无极沉迷于美色,对夏迎春百依百顺,对自己的女儿却不大理睬,尸甲门因此日渐衰落”,

“媸无颜十四岁那年,给乃父媸无极写了一封《九略》,《九略》中详尽分析了尸甲门的危险处境,既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又列出三珍四宝七美人激其斗志,媸无极这才幡然醒悟,奋发图强,中兴尸甲门”,

“三珍四宝七美人?”,云雀道:“那似乎是很久以前的排名了,乃是本地最有名的三件珍宝古玩

,四件法器和七名容貌冠绝当世的奇女子”,

陆鸿点头道:“不错,媸无极平生最爱的便是玩物和美人,尸甲门若是衰落,他既不会有文玩,也不会有美人,尸甲门若是吞并本地宗派,日渐壮大,他想要的东西自然有人会送到他手里”,

“这本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无尘道:“但一个人若是沉迷于酒色,无论什么道理都会忘之于脑后的”,

陆鸿道:“不错,而且媸无极脾气古怪,极少有人敢触怒他更不必说这等犯他忌讳的话,媸无颜到底不同,既有智慧又有胆色”,

“读了《九略》之后,媸无极才知自己这个女儿的见识的确与常人不同,渐渐的将尸甲门内的事务都交给她打理,之后的几年里,尸甲门开疆拓土,威震四方,成为本地的第一大宗派,媸无极越发依赖这个女儿,但自己却再次变得安逸,每日依旧与夏迎春荒诞嬉戏”,

“所以才有门内弟子为媸无颜抱不平,说‘有事媸无颜,无事夏迎春’”,

云雀冷笑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身为一宗之主,稍有小成就得意忘形,媸无极实在对不起‘枭雄’这两个字”,

“但我听说他的那个宠妾夏迎春也是个短命鬼,不知怎么年不到三十就死了”,

陆鸿点了点头,道:“是的,而夏迎春死后的说道就有很多了,有人说媸无极从此一蹶不振,还自甘堕落,走上炼尸这条邪路,绝了尸甲门满门弟子的修行之路,也有人说他既是枭雄,也是情种,夏迎春死后他思念成疾,最终竟想出炼尸以保夏迎春尸身的法子,然后才越走越邪,成为赶尸人中的大魔头,还有人说他修炼遇阻,因而走火入魔,邪心大起,竟走上炼尸的歪路......不管怎么说,都只有一点是肯定的”,

“媸无颜被炼成僵尸并非自愿,而是媸无极做的一桩不可饶恕的恶事”,

云雀和无尘都忍不住看了一眼靠在石壁上已经昏厥的那个女子,眼中俱都有些同情。

他们很少会同情别人,但这个女子却实在是一个很值得同情的人。

“他把自己的女儿炼成了僵尸?”,

陆鸿点了点头,道:“但他最终仍是将尸甲门交给了媸无颜,尸甲门也是在媸无颜的手里壮大的,如果没有魏无私,尸甲门也许真能与那些赫赫有名的大宗派比肩”,

无尘点了点头,道:“这么说,现在尸甲门内的人还是把她当做门主,而不是那个子桑”,

陆鸿道:“不错,所以只要媸无颜不死,就算子桑逃走也影响不了什么”,

“那个人心思深沉,始终要堤防着点”,

陆鸿略一颔首,走到媸无颜身边,蹲下身为她看了看伤势。

她伤势极重,不仅四肢俱断,后心亦有一个巴掌大小的血印,骨体几乎碎裂,陆鸿将自身灵气度入,试图捋顺她体内的灵气,但一股强大的力量却将他的灵气生生推了出来。

“这是...魔师下的咒吗?”,陆鸿心中不禁一动。

那股力量有点邪门,好像一睹围墙般将她的身体与外界隔绝开来。

无尘和云雀也先后尝试解开这咒印,但俱都无功而返。

三人都看到灵气度入时媸无颜身上有点点红色的印记,像一滴滴血液汇涌在皮肤之下,煞气直逼而来。

云雀道:“这咒印只有术主可解,下咒的人修为一定极高”,

陆鸿无奈地点了点头:“只好先用药,再为她接上断骨了,剩下的只能看她的造化”,

心中有一些担忧,媸无颜受伤极重,她要是死了那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而且......

“陆鸿,有她在,那个子桑的确无法对我们造成威胁,但你凭什么认为她伤好后就会承你的情?”,

无尘从来也不相信人性美好的一面,他只会以最坏的可能去揣度世上所有的人,所有的事。

陆鸿淡淡笑道:“凭她之前的名声,以前,尸甲门在她手里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而且,我们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北京市西城区广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怎么样
北京有哪些一乙医院
长春治疗癫痫病医院那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