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虐仙记 第660章意外的杀戮

发布时间:2020-01-16 20:11:03

虐仙记 第660章意外的杀戮

“哈哈,薛冲小子,你这么快就熬不住啦?”风悬羽得意大笑。∮,

占领夏墟的顺利使得他对自己的前景充满了期待,破坏神兽宫的掌门人大会,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也许就从这个时候,悬浮宫就要再次和神兽宫一争天下。

薛冲很无奈:“风先生,在这样的时候,你可以想象,我不听从你的话的后果。还是、、、、、、还是先请您熄灭灵气之火,可以吗?”

风悬羽笑,随即熄灭灵气之火的焚烧,得意的问道:“想必你的神念可以感受到就在刚才发生在夏墟的事情吧?”

薛冲依旧无奈:“是啊,我也想不到,你能在这样快的时间之内平定夏墟。看来,夏墟之中的亡命之徒,也不过尔尔,都是唯利是图之辈。他们并非是屈服于你,只算是有求于你。换了在以前,他们前来投靠你,你会不屑一顾,把他们赶出去!难道不是吗?”

风悬羽叹息:“你小子的确聪明。可是越是聪明的人,我越不放心,你不会是在欺骗我,用答应契约来做缓兵之计吧?”

薛冲无语,半晌才道:“风悬羽,你这样小肚鸡肠,成得了什么大事?”愤怒伴随其中。

风悬羽抬头望天,看着自己的五指,纹理纵横,吼一声:“摘星!”

天空中飘落立即飘落无数耀眼的星星。

其实,那不是真的星星,只是星星一般的结界,使人乍看之下有一种以假乱真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薛冲虽然看不到,听不到,但是一种强悍的心灵力感应还是向四面八方散发出去,使得薛冲感受到了对手正在干什么。

“你在干什么?”薛冲问。

清冥子的呵斥声音传来:“我家师兄正在推算吉凶。到底是和你合作还是要你死,你就等着吧?”

薛冲心中充满震撼。看来,风悬羽这样的人,的确是无法欺骗,现在只有听天由命啦。

很显然,风悬羽现在施展的。是一门玄妙的推测之术,有diǎn像是地底魔族的蛮荒祭坛,不过显然不如蛮荒祭坛的威力巨大。

薛冲的一颗心七上八下,在这样的时候苦受煎熬。

终于,风悬羽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小子,我刚才算了一卦,对你可是大大的不利。”

薛冲的心一紧:“何解?”

“你必须死!”

风悬羽的话音从牙齿缝中迸射出来,有一种像是千年万年永恒的诅咒!

“为什么?”薛冲吼叫了起来。

“因为卦象上是大凶。我一旦放了你,就是大大的不利。我猜测。也许你真的可以使得龙日月这样的人舍弃契约血池一半的功力,将你拯救。到时候,契约对我来説就是一纸空文,到时候不不仅可以不听我的话,你还可以为所欲为。我为什么要白白的便宜你?”

“荒唐!卦象这种东西都是骗人的玩意儿!”

薛冲吼出这些话的时候,心中的失望达到了极diǎn。他显然想不到,风悬羽会如此的狡猾。当然还有超乎寻常的谨慎。

事实上,正如风悬羽所料想的。一旦自己离开结界之后,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到时候风悬羽只有望薛兴叹的份儿,可是神奇的星星推算之术使得薛冲的愿望落空。

轰。一道耀眼的烟花散开,无数星星一般的结界毁灭,漫天之中似乎突然变成了寒冬的时候。

显然,这些星星结界之中基本上都是冰雪一类的寒气。

看来。风悬羽还没有施展出自己最厉害的九天九地绝情刀的武功,千里冰封!

此招一出,据説可以使得方圆十里之地变成一片冰雪的世界。

只是这样消耗的灵气至为巨大,风悬羽不可能随便施出。

试想想,灵气这种东西。乃是世上修炼者共同期待的东西,谁会多了用不完?

风悬羽狞笑:“小子,你注定了是死的命运,不管你向神兽宫中搬取多少的救兵,总之不能救你的命,你就乖乖的等死。你也知道的,我会将你利益最大化,你就乖乖的等着吧!”

利益最大化。

薛冲的心沉了下去。风悬羽这种狠毒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他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自己?

正在薛冲这样想的时候,风悬羽大大笑声已经传来:“薛冲,我给你带来一个好的伙伴。”

什么?薛冲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情,自己所处的结界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个粗犷的矮人。

此人个子不高,但是满脸都是黑毛,一双眼睛更是凶光闪闪,一颗颗漆黑的牙齿使得薛冲有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肮脏。此人带给薛冲的感觉就是肮脏。

看到的都还罢了,最使得薛冲感觉到难受的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烈的腐尸的气息,使得薛冲开始呕吐。

他终于呕吐。

“哈哈哈哈,薛冲,看我给你送来了什么好伙伴。他是扎戾,他最喜欢吃人,尤其喜欢吃的就是你这样油头粉面的小家伙,我看你实在太寂寞,忍不住帮你一把。”

薛冲退。

此时的薛冲,当然不能轻易的就进入照妖眼之中躲藏。他必须得摸清对手的底细,而且使得薛冲无比恐怖的是,这矮子的手上有一颗万步神符雷,此雷一旦爆炸,就算自己已经修炼到通玄第十重涅槃的境界,也依然是死亡的命运,连神魂都会死去。因为这种万步神符雷的威力,已经达到了一种使人望而生畏的地步。这是悬浮宫特制的万步神符雷,比起尘世之中的万步神符雷,威力强大了一百倍,甚至可以重创长生第一二重的高手,威力非凡。因为这其中乃是货真价实的法力,长生境界强者长久凝聚的法力!当然还有火药和其他物质。威力滔天,使人无法抵挡。

风悬羽得意的笑声之后,清冥子也説道:“薛冲,你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月儿是世上最美丽的女子,怎么能嫁给你这样一个武功低微。处处都是心机的家伙?”

此时的薛冲,已经来不及和清冥子斗气,他忽然吼了一声:“呔!”

矮人扎戾一跤摔倒,停止了前进的步伐。

意外。

连薛冲都想不到,此人居然中了自己的声音攻击。

薛冲所学习的各种武功之中,要数声音攻击最不如意。刚才只是情急之下一种本能的反应。就在刹那之前,薛冲十分的焦急,再要逼迫上来,也许自己就会躲进照妖眼之中。真正的陷入被动。

这人是通玄第十重涅槃的境界,薛冲即使有小刀在手,也没有一击致命的把握,而且很显然的,薛冲即使有致命的把握,也不能轻易出手,因为很显然,风悬羽时刻都在关注着自己的变化。

在这种无法破解的结界之中。薛冲知道,自己得担心被风悬羽一击致命的攻击。

一旦自己遭受这样的攻击。则真身被他所擒。

试想想,在这样的时候,自己一旦尸首被擒,被真正的擒拿,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他甚至可以将自己锻炼成傀儡,利用自己指挥神兽宫的无数弟子。那个时候。风悬羽有多么危险,想想都可怕。

所以薛冲心中是清醒的。在自己没有被真正擒住之前,风悬羽所谓的利益最大化,并没有什么实在的意义。只有将自己真正的控制在他的手中,他才可以做他想要做的事情。重新夺取仙道门派第一的美誉,重建悬浮宫。

薛冲早已经看到,这才是风悬羽迟迟不对自己下杀手的真正原因。他要杀死自己,随时都可以,但是一旦杀死,他什么好处都得不到。他当然不可能做这样的买卖。

薛冲的价值十分之大,想想世上最大门派的掌教,一声令下,会做到多大的事情?

只有等到自己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风悬羽才会对薛冲动手。这是他既定的对策。

清冥子的主意显然是馊主意,因为风悬羽无比的清楚,薛冲这种人,当初在三大势力的追杀下都能成功脱逃的人物,一定是真正的高手。

他已经打定主意,绝不能让薛冲脱离自己的掌握。像是薛冲这样的人,一旦脱离他的掌握,就会带领神兽宫灭掉自己。

也许,此时此刻,在薛冲的心中,最想灭掉的人就是他风悬羽。

要不是薛冲为了风月,他也不会陷入这种困境。

风悬羽心中无限的高兴,自己显然是生了一个好女儿。

——————

薛冲手中的小刀出手,小小的柴刀,可是这柄柴刀所发挥出来的威力,却可以説是惊心动魄,矮人翻滚,腾挪,飞快的躲闪。

他毕竟是通玄第十重涅槃的人物,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就长生的高手,的确有过人之处。薛冲的柴刀呼啸着追赶了他十一次,终于停止。

薛冲心中叹息,还是差了那么一diǎndiǎn。矮人的确有过人的身法,乃是自己生平仅见。而且,此人对于躲避追击,似乎有一种天生的嗅觉,使人无法解释。

薛冲在心中叹息。

——————

清冥子的声音充满惊奇:“大师兄,你看到没有,薛冲的刀法这么高,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真的是匪夷所思!”

风悬羽的脸色也是无比的凝重:“真的是高。想不到,实在是想不到。好在扎戾是夏墟城中最厉害的杀手之一,躲避危险的本事真的是叹为观止。”

“师兄説的是,薛冲的刀法虽然无敌,但是他的境界毕竟太低,无法和扎戾这样的人相提并论,我绝得他肯定会打败薛冲,把薛冲和照妖眼压箱底的本事都使出来。到时候,大师兄再要对付他,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叹息。风悬羽的眼中充满无穷的失望:“师弟你看错啦。如果不出意外,薛冲很快就可以杀死扎戾。”

话声未落,薛冲的小刀就插进了扎戾的心脏。

啊!嘶哑悠长的叫喊声中,薛冲的脸上显现无边的轻蔑之色。

死!

通玄第十重涅槃境界的高手在他的面前也只有死的份儿!

做到这一diǎn,连薛冲都无法相信。

“我是怎么做到的?”

薛冲甚至在自己杀死了敌手的时候,依然不知道是怎样杀死了扎戾。此人也在死的时候,也无法相信自己的死。

所以他的眼睛一直眼睁睁的很大,带给人无穷的恐惧。

若不是他的面容那样夸张,薛冲甚至还有diǎn以为自己被他吓住了。

——————

“死啦,就这样毫无悬念的死啦?”清冥子的声音嘶哑,像是看到了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风玄羽的神色之中也是恐惧。

这种恐惧是一种对于未必能掌握薛冲生死的恐惧。也许这小子先前的话应当是有可能的。因为在这样的时候,他想到了薛冲先前告诉他的话。即使自己以数十枚符雷作为毁灭结界的武器,他薛冲依然有生还的可能。

这就是非常伟大的事情啦。

如果薛冲到时候真的做到了这一diǎn,他的实际的战力,至少比得上长生第二重不灭境界的高手。这样的高手,想想都会感觉到可怕。

当然,这一diǎn并不能使得所有的人感觉到可怕,因为薛冲的境界毕竟太低。可是使得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恐惧的是——刀法。

鬼魅一般的刀法。

薛冲先前小刀的刀法,似乎一diǎn也不致命,一diǎn也不能伤害到扎戾,可是想不到的是,他却能在刹那之间忽然变得奇快无比。

这是一diǎn也不合乎常理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事情就这样活生生的出现了,将风玄雨和青冥子都惊讶得不得了。

这是神一样的刀法。两人虽然并没有説出来,但是心中想的都是这样的一句话。

薛冲还如此年轻,有的是大把的晋升机会。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使以风玄雨的修为,心中也是感觉到恐惧。

一定有特殊的秘密。

这句话是青冥子説出来的:“薛冲一定有特殊的秘密!~”

风玄雨斜着眼看青冥子:“什么意思?”

“薛冲一定有能使得自己平凡的刀法在刹那之间快起来的理由。只要找到这个理由,就可以擒拿薛冲!”未完待续。。

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人民医院
黎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沧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山东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新疆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