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玄天战皇 第三十四章 谷中老者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1:15

玄天战皇 第三十四章 谷中老者

“这就是开元中期的力量吗?果然和开元初期相去甚远啊!”林辰双手紧握,闭着眼睛仔细的感受中身体中流转的元力。充沛的元力在筋脉中流转,不断的滋养着细胞。林辰感觉自己似乎有着无穷的力量,此时哪怕是一名开元后期的修士站在面前,他也敢一战。

其实林辰不知道的是他这次説服食的浆果名叫沧澜果,属于二阶二品灵药。灵药分为五阶十品,分别对应修士的五个境界。一般来説修士多服用同阶灵药,或者高阶低品灵药。如果灵药的品质过高或者过低都是不行的。

像林辰这样以开元初期的境界服用聚元初期的灵果,要不是因为灵果尚未成熟,药力并未完全发挥的话,林辰早已爆体而亡了。可是即便如此刚才的林辰也是差diǎn因为药力过剩而爆体而亡。

不过所谓祸福相依,林辰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由于林辰服用沧澜果时全身筋脉断裂无数,加上又强行冲击下一个境界。反而是让他误打误撞进阶开元中期,肉身也再次蜕变。体内经脉变宽,经脉壁垒也变得强韧许多,肉身强度足以媲美淬体初期妖兽。

可是这样的结果也导致林辰以后在进阶之时,面对的境界屏障也要比常人坚固许多,想要进阶下一个境界也将比普通人困难倍许。不过这些已经不是现在的林辰需要去考虑的了,能够活下来就是好事。当时的情形相信即便再来第二次,林辰也还会是同样的选择。

“涅槃蜕变吗?哎罢了!枉老夫苦心痴等十余年,最终却还是为他人做嫁衣,一切都是命数!”一道老者的声音轻轻飘出,似在忧叹,似在哀怨。

“谁?”林辰猛地睁开眼睛,警惕的打量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刚才自己虽説在感受体内的变化,但是绝不会就真的对周围的环境一diǎn察觉也无。恰恰相反的是林辰由于进阶开元中期,无论是听力还是目力均要比之前高上很多,但是他依旧没能发现对方,这只能説明一个问题,来人实力远超林辰之上。

“xiǎo兄弟问我是谁?我还未请教xiǎo兄弟为何突然来此?又为何盗我宝物?”林辰目光所及,一个参天古木后面突然转出一名须发皆白,一身布衫长褂的老者出现在眼前。

老者并未扎着发髻,斑白的短发恰好到肩膀之处。剑眉星目,面如白玉,一身衣袍虽不名贵,却也干净爽快。

“在下林辰,不知道友是?来此又是何为呢?”林辰自知此人绝不简单,不然也不会离他如此之近,自己却毫无察觉。不过对方看起来应该并无恶意,即便不知是敌是友。但是最起码对方没有一见面就出手,这已经是个不错的开始。林辰现在刚刚进阶开元中期,即便实力大涨,但是谁也不想无故招惹一个强敌不是。况且林辰现在最需要的是巩固境界,而不是与人斗法。

“呵呵,在下竺元正,于此已经十几年了!至于为何来此,呵呵,xiǎo友还是先穿上衣服再説吧”老者从右手中指的纳元戒中取出一身干净的衣服丢给林辰,心中暗自diǎn头。

“呃多谢!”林辰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全身,一丝不挂。幸好对方也是个男人,要不然别提有多尴尬了。林辰接过老者的衣服,红着脸迅速的穿上。虽説衣衫显得有些肥大,但是总能遮羞不是。

听到此话,林辰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气。説实话林辰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竺元正,对方给自己的压力很大。这种感觉林辰之前只在面对猎皇高手的是才有过,现在面对这名老者竟然也出现这种压力,岂不是説这名老者居然是聚元期的高手。一念及此林辰顿时生警惕,虽然看似在穿衣服,其实眼角余光从未离开过对方半分的。

“竺前辈,多谢”林辰大致能够看出此人并无恶意,不过俗话説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即便林辰拿了人家东西,但是他也没有丝毫靠近对方的意思。况且对方的实力远超自己,贸然过去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当然林辰这些xiǎo动作自然被竺元正看在眼里,不过他也只是暗自笑笑,并未真的放在心上。如果林辰真的因为一件衣服就心生松懈,甚至主动靠近自己,那他对林辰未免不无一些猜测和轻视了。

“林xiǎo友,现在可以説説为何到此,又为何偷食我的灵果了吧”

林辰先是一愣,随即有些尴尬。自己不单拿了人家的衣服,现在还吃了人家培育的灵果。林辰从来不是一个蛮不讲理之人,反而对于那些有恩于自己之人多半是diǎn水之恩,报之涌泉。

“咳咳这个事情是这样的”林辰干咳两声,勉强化解一下自己的尴尬,随即便将自己如何跌落山崖,如果误食浆果一一説的明白。不过林辰也留了个心眼,对于自己的身份背景除了説了些无关痛痒的话外,其他任何有用的信息均为透露丝毫的。

“哦?听林xiǎo友这么説来,倒是无意中迫不得已才采摘了老夫的灵果,这般説来倒也不能全怪xiǎo友了”

“呵呵,多谢竺前辈谅解。在下当时却有迫不得已,实在抱歉啊!”

“可是林xiǎo友,即便你迫不得已之下才吃了老夫的灵果,如果你一diǎn代价都不想付出的话是不是有些説不过去呢”竺元正眯着双眼,淡淡的説道。他可没有那么好説话,自己辛苦守护了十几年的灵果就这样被一个陌生人突然抢走了,如果他真的因为林辰一句迫不得已就不再追究,恐怕林辰自己都不会相信。

“这个自然是应该的,不知道竺道友想要在下如何补偿呢?话先所在前面,在下这条命虽然不值钱,可也不是什么人想要拿就随便拿的”林辰暗道一声果然,这个老家伙看着慈眉善目,其实根本就是暗藏心机。不过林辰也绝不是什么善茬,刚才那一番话已经表明如果对方想要动手的话,自己绝不会坐以待毙的。

“哈哈哈,林xiǎo友快人快语!不过你可以放心,老夫如果想要取你性命,刚才就已经出手了,又何必等到此时呢!”

“那不知”

“我想要林xiǎo友和我一起返回虎踞城,协助我完成我的计划”

“虎踞城?”这个地方林辰还从未听説过,不过对方也没必要拿一个不存在的城池哄骗自己,这样做丝毫意义也无。林辰也不纠结这个城池,转而开口説道“竺道友,以我的眼光看您老的实力绝对在聚元期,甚至更高。按照您这般实力想要招募些实力比我高上很多的人手那还不是轻松简单的事情,为何偏偏就看上了林某?”

“呵呵,你倒也挺谨慎”竺元正不怒反笑,他需要的就是这种心思缜密之人,如果只是单纯寻找打手,他还真就看不上林辰。“虎踞城的情况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虽説我们也是住在虎踞城范围之内,不过家族住地却在城外,城内那些大势力远不是我们这些xiǎo家族能够想象的。行啦,这些等你到了那里稍微打听一下也就明白了。我现在就是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帮老夫这个忙?”

“呵呵,前辈觉得在下还有拒绝的余地吗!”林辰苦笑一声,这个竺元正看似是在征求自己的意见,可是如果自己真的敢拒绝的话,恐怕话音未落,对方就要出手了。

“哈哈哈不错,你的确没有的选择!放心,只要你帮我完成这个计划,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哈哈哈”

于此同时的另一边,不知何处,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脚踩一把生锈的铁剑,眼神不时的闪动,嘴角挂着古怪的笑意,穿梭在星空之中。

“进阶开元中期了吗?不错的进度呢!嘿嘿,不过还是和你之前要差了许多。按照现在的速度赶过去,差不多刚好!嘿嘿我等这一刻可是等了几百万你了啊!现在终于要有结果了!嘿嘿”

男子阴恻恻的怪笑几声,脚下锈剑几个闪动间便消失不见了。看其方向竟是已然多年无人进入的乱葬海!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的费用是多少
西安碑林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吗
韶关妇科医院哪好
河南白癜风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