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骑士号角 二四六章 狩猎节目

发布时间:2019-12-04 17:57:19

骑士号角 二四六章 狩猎节目

如果想要完全恢复斗气特性,淬离之金的数量很庞大,哪怕搜罗十余个王国也无法满足,这是卡戎面临的难题。

在离开宝库后他就一直思索着,然而经过计算,即使将家族资源兑换掉也无法从联盟里换取足够的淬离之金,唯一的出路似乎只有在未知的战境中立功,然后以贡献点换取。

野兽震天吼叫的声音让卡戎回过神,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到正字进行的节目当中。

“哈!”骁勇的骑士大喝一声,胯下战马如利剑冲刺

,晶莹汗滴挥洒在卷起的气浪中,又没入滚起烟尘。

同时围猎的还有七八名骑士,人数不多,但是声势骇人,呼喝声充满力量。

山林的野猪生性凶悍,但面对这样的阵仗,也不得不在灌木林中逃窜,野猪有着粗壮比人还高的体型,然而此时这样的体型却是害了它自己,矮小的灌木根本无法隐藏,往往在其冲击到来就夷为平地。

“阁下认为哪个骑士能夺得冠军?”古斯塔夫将手负在身后,眺望远处狩猎的场景。

骑士们的身影印在卡戎眼帘上,没有惊起半分波澜,“德尔的骑士能为我夺得荣耀,我一直坚信这一点。”

围猎中比拼勇武智慧可是贵族最热衷的娱乐节目,以他们两人的身份、实力自然不适合参与,因此骑士们成为他们的代言人,为他们夺取胜利与荣耀。

都是骑士级实力的超凡者,猎杀野猪自然不是问题,哪怕这头野猪是凶兽,所以狩猎的规则要严苛很多。

首先不能动用斗气,其次发放的标枪、箭矢都是酥松易脆的木料,因此不可能依赖蛮力夺取胜利,这很考验狩猎者们的掌控力。不仅如此,狩猎还规定了猎物身上某处为击杀点,只有命中击杀点杀死猎物,才算狩猎成功,没有命中指定部位,哪怕猎物死亡也算作失败,毕竟观察力很重要。

但这样对骑士级强者来说也只是麻烦,并不足以难倒他们,所以很久以前一位贵族想出一个制约条件,那就是能其他狩猎者能出手干扰竞争对手,但仅有一次机会。

给原本很简单的狩猎游戏添加各种限制,给这个节目增添了许多未知,并不是实力强就能胜利,笑到最后的人不仅要有优秀的综合素质,还得加上一定运气。

代表卡戎参与的有两名骑士,骑兵队长波文以及一名小队长,两人互成掎角追击着野猪,即使周围各有三名宫廷禁军骑士隐隐牵制着,脸上依旧镇定从容。

包围圈越来越小,野猪慌不择路地乱窜,竟然朝着波文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机会的闪光在这一刻迸发,骑士们纷纷有所动作。

波文朝天空投射出标枪,螺旋的标枪灵巧地避开两道不友好的狙击,抵临最高点后朝野猪所在方位俯冲,这份计算力和形势的把握令人侧目。

然而在这时,一支看似乱射的箭矢射在野猪身前五米处,箭矢中蕴藏的力量与厚重大地相碰撞,漫天炸裂木屑是必然的结果。就是这个意外巧妙地惊吓住野猪,使其急刹车降下速度,堪堪避开波文以及其他人的攻击。

射出这一箭的骑士心中懊恼,他的计算还是失误了,如果标枪能蹭破野猪皮,就能利用规则让托尔斯骑士出局,可惜了!

有的人想夺取胜利,有的人想阻止对手,其中方式很多,只要不违背规定即可。

这一波进攻很短暂,但是尽展每一位狩猎者的勇武智慧,精彩在一瞬间爆发,堪称夺目。

古斯塔夫赞赏地看着己方的禁军骑士,和德尔家名声响亮的战争骑士比起来,己方的骑士似乎也不逊色。

然而古斯塔夫没有发现自己心态上的错误,德尔家说到底也只是刚崛起两百年的新秀,虽然军事突出确实突出,但作为绵延千年的飞翼皇族,竟然对自己麾下骑士没有绝对的信心,这已经反映出很多问题。

古斯塔夫就像一位观察员,一针见血地点评正在狩猎的骑士,跟随前来的宰相大臣们纷纷表示赞同附和。

狩猎场上,波文陡然一拉缰绳,战马前蹄扬起,在众多震惊的目光中,强行调转方向冲出禁军骑士的包围,朝远处驰骋而去。

追还是不追?这是禁军骑士此时面临的问题,追击猎物的同时合作阻拦德尔家的人这件事是不光彩的,一旦此时追向远离的波文,那即使最后夺取胜利吃相也很难看,而不追则摸不透对方的意图。

电光石火之间,几人已经用眼神交流完毕,没有追击远去的波文,而是紧跟前方猎物。

在权贵们眼中,落单的狩猎者饶了一个长弧,冲上一处缓坡,直到最高处才停下,但这与猎物所在很遥远,这样的行为令人费解。

另外的一名德尔骑士出手了,弯如满月的长弓同时射出七支长箭,尽管中途被拦截了半数,但还是有三柄箭矢扎入野猪防御力度最强的背脊。

并非指定的击杀点,所以这名德尔骑士出局了,但吃痛的野猪也疯狂跑向缓坡,众人看出他在为同伴创造机会,但这种做法有作用么?

“德尔阁下,您麾下骑士的合作精神不错,但很可惜,胜利属于我霍克家的骑士。”

对于古斯塔夫的话,卡戎不可置否,目光望向那道俯冲下来的身影。

骑兵的冲锋被誉为最凶悍的进攻,但此时只有波文一人,没人看好他能夺得胜利。

然而红芒在波文眼中浮现,随后杀意如浪涛翻滚向前袭去,哪怕有三百米的距离,野猪还是僵住片刻,也就是这片刻让投射而来的标枪箭矢落空。

被人用类似的方式回敬,禁军骑士脸上火辣辣的,但还是埋头冲向猎物,此刻争分夺秒,对方俯冲的速度快得超出预计,坐骑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双方越来越近,而中间的野猪很无助地不知朝哪边逃离,也就是犹豫这片刻,猎人们汇聚到它五十米范围内,一时间标枪箭矢尽出,每个人都抢着击杀,这么近的距离谁快谁就赢了。

陪同古斯塔夫、卡戎两人的权贵们纷纷屏息,一声充满杀意的爆喝炸响,速度达到极致的波文再次提速,一瞬间冲到猎物身侧,抢在其他攻击到来前,反手将标枪凿入规定的击杀部位,在众人惊呼当中野猪体内被暗劲穿透,胸口处炸出一个大洞!

全场雅雀无声,人们眼中只剩煞气肆意的勇武骑士,不鸣则已,一旦有所行动就是动人心魄的震撼,这就是他们对德尔家骑士的新印象。

古斯塔夫最快回过神,双手拍击将掌声赠予胜者,其他权贵在迟疑片刻后,也纷纷鼓掌,诚然德尔家是对手,但这场狩猎确实紧张精彩。

波文和颓然的禁军骑士相互敬礼后,打马朝权贵这边奔行而来,在卡戎身前五米处翻身下马,单膝跪下,“属下见过家主大人,幸不负使命!”

“英勇的骑士,我以你的胜利为豪,现在站起来!挺起你的胸膛,接受你应有的荣耀!”

“遵命!”波文起身,坦然面对位高权重的飞翼贵族。

“德尔阁下,晚宴即将开始了,不如让波文骑士也一同参加?”

“这是自然,这是胜利者的权利。”

古斯塔夫朝身后的侍从使了眼色,侍从意会点头离开,是时候让自己的明珠出场了,这是牢固双方不稳定关系的重点。

...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