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至尊天印 第一百一十二章 皇甫清澜受伤_1

发布时间:2019-12-05 08:09:25

至尊天印 第一百一十二章 皇甫清澜受伤

狂木牢狱即将将皇甫清澜包裹,两道爪影也即将到来。

皇甫清澜危在旦夕。

现在就等皇甫清澜如何解决吕仙这必杀的一招。

吕仙全力施为,并且还吞服了一枚玄机丹,体内的元力几乎被掏空,但他没有任何慌张,他相信,先以狂木牢狱封锁皇甫清澜的躲避空间,接着万兽爪临身。

别说皇甫清澜只是凝丹期,就算是一般的金丹期强者在这两招下面也得手忙脚乱费上一番功夫才能破解。

至于固丹期,必死无疑!

无数的枝条降落,在皇甫清澜周身围绕,瞬间便形成一个方圆只有两米的牢狱,唯独正前方留下一丝空隙。

透过空隙,皇甫清澜能发现万兽爪之中无数的野兽在咆哮。

皇甫清澜抿着红润的嘴唇,一道剑诀捏起,数道剑刃呼啸而出,撞击在枝条形成的墙壁之上,可墙壁只是青绿色的光华一转,这数道剑刃的威力就被消磨。

皇甫清澜秀眉微微蹙起,万兽爪最多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就会临身,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开狂木牢狱躲开万兽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之际,只有硬拼。

皇甫清澜微微犹豫,之后轻喝一声,全力运转功法,一股极为不寻常的气息从皇甫清澜身上散发出来,这股气息散发而出,与皇甫清澜距离最近的吕仙最近感受到,脸色微微发白,刚才被这股气息冲击,他竟是有种力有不逮的感觉。

一层蒙蒙的白光从皇甫清澜双手散开,逐渐化为一圈白光把皇甫清澜护住。

“炼心护体。”皇甫清澜嘴唇微动。

这圈白光停在腰间位置,静止不动,随后从两道白色雾气升起,化为一道屏障,把皇甫清澜团团护住。

长老席上,元老见到皇甫清澜使出的炼心护体,不由出声轻喝:“天位下品功法

!”

如意宗主就在不远处,微微一笑,“元老好眼力。”

元老自知刚刚失态,淡淡一笑:“皇甫清澜是个好苗子,天位下品功法已经修炼到第十重,观其元力运转,想必修炼的时间不超过一年吧。”

元老的失态早就让周围的宗主长老们注意,听到皇甫清澜的功法时他们脸色就微微一变,待得听到元老说皇甫清澜修炼天位功法还没一年,更是震惊。

如意宗主欣慰一笑,也不掩饰,“元老慧眼如炬,如意不如。”

等如意宗主承认,这些宗主长老更加震惊,天位级别的功法一年就修炼到第十重,就算是天纵奇才就无法形容,虽然天位下品功法一共十三重,第十重仅仅能施展出天位功法最初的神通,可就这第一层神通,就已经无比强大。

苍莽宗的一位长老轻声道:“连欧阳问都没资格修炼天位功法,皇甫清澜就已经修炼,真是家大业大啊。”其中酸溜溜的味道谁都能听出。

苍莽宗宗主轻哼一声,那长老当即不敢说话了。

如意宗主淡然一笑,另外三位宗主脸色不变,只是看着擂台。

在炼心护体形成屏障之后,皇甫清澜同样吞下一枚玄机丹,手中极品元兵秋叶剑随着皓腕舞动,一道道剑刃出现,在炼心屏障之前布置出一道剑幕。

皇甫清澜眼见万兽爪之强大,还不放心,还打算布下一层防御,但这时万兽爪已经临近,容不得皇甫清澜再作准备。

两副爪影共六道爪刃袭来,爪刃漆黑无比,每道爪刃之中都可见万兽奔腾咆哮,爪刃首先与剑幕接触。

剑幕散开,化作无数细小的剑芒出击,然而爪影之中那万兽徒然咆哮,竟从爪影之中跃出,与剑芒撕咬。

很快,剑幕就被万兽全部击散,而爪影也较之前小了三分之一。

爪影继续前行,带着无比的威势轰然撞击在炼心屏障之上。

白色的屏障急速闪动,一圈圈白色光芒在其上流转,与爪影整整坚持了数个呼吸之后,屏障轰然破碎,这时爪影已经只剩下十分之一。

砰!

爪影重重的轰在皇甫清澜唯一的元力护罩之上。

元力护罩破碎,爪影也消失殆尽。

皇甫清澜倒飞而出,撞在狂木牢狱的墙壁之上,随后一缕鲜血从嘴角溢出。

一攻一守。

饶是皇甫清澜布下了两重防御外加一层元力护罩,仍然在吕仙这一击之下受伤。

吕仙面色一变,原本他以为这一击就算不能让皇甫清澜失去战斗能力,至少也能让皇甫清澜失去九成战斗力,可没想到,皇甫清澜竟然还有再战之力。

方立天冷眼望着擂台,当看到皇甫清澜受伤,放在双膝上的手掌下意识握紧,看着吕仙,眼中冷意乍现。

“狂木牢狱!合!”没有丝毫犹豫,吕仙运转丹田不多的元力,立刻催动狂木牢狱。

吕仙元力不多,现在想胜,只有依靠狂木牢狱,狂木牢狱以玄机丹增幅,威力大增,而且狂木牢狱除了困敌之外,同样也能杀敌,只是威力远远比不上兽之奥义而已。

狂木牢狱上的枝条狂舞,随着吕仙一声令下,立刻就要封锁之前之一的空隙。

但皇甫清澜怎么还会给吕仙机会。

“灵魂冲击!”皇甫清澜双眸之中似有似无闪过一层白芒,一股心悸的波动朝着吕仙冲击而去,几乎在皇甫清澜眼中白芒消失,那股波动就已经攻击到吕仙。

“啊!”吕仙徒然大叫,双手抱头,面露痛苦之色,过程只持续短短半个呼吸吕仙就恢复正常。

然而吕仙受到灵魂冲击,元力终止输送,狂木牢狱没有元力供给而微微有一丝停顿。

高手过招,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等吕仙反应过来,皇甫清澜已经离开狂木牢狱出现在吕仙身前不足一米之处。

吕仙怔怔的望着皇甫清澜,嘴唇蠕动,却没有声音出口。

秋叶剑正抵在吕仙的脖颈,一滴鲜血从剑刃处滑落。

“皇甫清澜胜!”

尚武阁金丹期长老高喝,皇甫清澜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擂台,回到选手席开始疗伤,不多时就有四方圣宗的弟子为皇甫清澜送上丹药。

吕仙信心满满欲打败皇甫清澜,没想到最后还是输掉比赛,只要输了一场,第一的争夺就没有任何机会,只能争夺前三。

吕仙回到选手席恢复元力,同样苍莽宗的弟子送上丹药。

“下一场,方立天战赵诺言!”

正在疗伤的皇甫清澜睁开眼,看向方立天。

方立天给皇甫清澜一个放心的眼神,随后跃上擂台。

刚才方立天与皇甫清澜的眼神接触很隐秘也很短暂,可从比赛宣布的时候赵诺言就在观察方立天,见两人眼神交流,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赵诺言轻轻一跃,裙摆飘扬,脚步在空中微微一点,轻巧的落在与方立天十米之处。

“速战速决。”赵诺言清冷道。

贵阳哪所医院治癫痫治得好

南阳前列腺囊肿如何治疗

新野县人民医院

南阳市口腔医院怎么样

宜昌性病

快速心律失常怎么治疗方法
老年人乏力适合吃什么
心房颤动会引起什么病
参松养心胶囊是热药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