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二十一章 摔杯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3:03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二十一章 摔杯

余生又走几步,看清了大巫怀里抱着的东西。

“我靠,你这狗怎么这么丑?”余生惊讶的停下指着说。

这条狗身子不长,不高,但凶恶的很。

它的脸大体为黑色,但有黄色斑块,更为主要的是,它有大龅牙,一点也不知不漏齿的矜持。

它的丑和狗子不同。

狗子是长的丑,但不恶心人,它丑的真诚,丑的巧夺天工。

但这条狗,丑的畸形,丑的别扭,丑的让人不能直视。

“你居然养这么丑的狗,品味也太独特了吧。”余生说。

白高兴几人也惊讶看那条狗,但听到这句话后很快看余生,眼神全在说:你最没资格说这话了。

那狗听见余生说它,只是白他一眼,然后继续卧在主人怀里。

这一眼让余生看清楚了,这狗左右眼瞳孔不一样,瞳孔里仿佛有其它东西,有点像阴阳眼。

这儿是巫院,余生觉着这狗或许是能看见不一样的东西才被养在这里。

看来这也是一条不靠颜值吃饭,靠本事吃饭的好狗。

大巫巫溪道:“子非狗,焉知狗之丑?”

这话说的有理,余生同意,或许这等模样的狗在狗群中有潘安之貌也不一定。

但余生岂是被难住的人?他道:“子非狗,焉知狗不丑?”

大巫不屑与余生这毛头小子胡搅蛮缠,住嘴不再说话,捧起茶盏饮起茶来。

余生这走到跟前,大巫不理他,余生也不搭理他,倒背着双手看起挂着的画来。

这水墨画不是出自寻常人之手,山水与人虽寥寥几笔,但尽态极妍,栩栩如深。

余生虽阅历浅薄,但也知这画是个宝贝。

画赏完,见巫溪依然安坐椅子上,余生也不再客气。

他把桌子上香炉一推,稍加擦拭后坐在桌子上,在巫溪错愕之中把腰牌解下来丢给他。

“本人忝为镇鬼司指挥使,统领扬州一切镇鬼事宜。这镇鬼诸事,不只鬼,也有驱鬼镇鬼乃至事鬼之人。”

余生居高临下看着巫溪,兀自道:“换言之,这巫院所有的巫祝全归本指挥使管。”

“我素来敬重巫院,尊重春官礼仪。今天你要给本指挥使下马威,这失礼之处我也就绕过你了。”

余生轻声说罢,忽然劈手夺了巫溪手里的茶盏,“啪”的摔在地上。

他威严喝道:“但再有下次怠慢,本指挥使必然板子伺候,代灵山春官府好好教教你们应有的礼数。”

茶盏碎裂之响,伴着余生的怒声在大殿回响,把外面守着的诅祝也惊动了。

他探头看大堂时,见巫溪震怒起身,“大胆,你……”

“你才大胆。”余生竖眉与他针锋相对,冷不防落在地上的丑狗向余生扑来

有妖气客栈  第二百二十一章 摔杯

幸好旁边的田十眼疾手快,手上剑不出鞘,横着把这狗挑出去。

巫溪不管狗,站着怒视余生。

余生坐在桌子上,目光与他持平,一步不退看着巫溪,甚至附身贴近大巫。

“我不管你们服气也好,不服气也好,敢在我面前失礼,也莫怪本指挥使失礼。”余生拍着他的脸说。

丑狗翻个滚后继续扑来,又被田十一把剑拦住了。

余生看着丑狗,高声道:“管好你们的狗,不然别怪本指挥使不客气。”

余生说罢下了桌子,把香炉摆正后恭敬拱了拱手。

他整了整衣领,“但凡巫祝之中有为非作歹,作奸犯科,莫怪本指挥使不客气。”

他又换一副亲和模样,“毕竟,我们都不希望巫祝的队伍里面有害群之马。”

“告辞。”余生说完这些,拱手向外面走去。

田十又把丑狗挑落,才跟在余生走出大殿。

丑狗不依不挠,又上来时被田十又挑落了。

余生这时回头对大巫道:“你这狗不够聪明乖巧,较我家狗子差远了。”

一语双关,让大巫脸色愈加阴沉起来,而语罢的余生,领着众人绕过萧墙出门去了。

诅祝进到大殿,那大殿屏风后面的许多巫祝也转出来,“大巫,这小子太狂了,我们得给他点教训。”

“要不今晚吓他个半死?”有巫祝提议。

“不可。”诅祝道:“他身后有城主,咱们稍有不慎会招来城主报复。”

“若不给他点颜色瞧瞧,咱们巫院威严何在?”有巫祝说。

众人一时议论纷纷,吵的大巫脑仁疼。

“够了。”巫溪打断他们,“我自有计较,你们先下去吧,我还得向司巫禀告。”

众巫祝议论纷纷的退下去,巫溪却又坐在椅子上。

被小小余生驳了面子,巫溪很不高兴,他踢丑狗一脚,让它安静下来。

一黑布遮半截脸的巫祝悄悄走进来,即便在空荡荡的大殿里也听不见他的脚步声。

他站在巫溪身旁,轻笑道:“要不要我帮你出这口恶气?”

巫溪抬头看他,阴沉的脸略微一缓,“现在他一出事,所有人都会怀疑到巫院。”

遮脸巫祝摇了摇头,“我自有法子惩处他,神不知鬼不觉,保管谁也不会怪罪到巫院。”

巫溪想起了这人的所作所为,“有谁知道你在扬州城?”

“无人知晓。”这人笑着说。

巫溪刚要松口,又摇了摇头,“还是不成,据方程说,这小子目能视鬼。”

遮脸巫祝一怔,“目能视鬼?好苗子啊,收徒、做傀儡全不错,怎会……”

“轰隆”,天上一雷把他话打断了。

但他后半句话不说,巫溪也知他什么意思,无非是问怎么让余生活到了现在?

至于余生为何有这般天赋异禀,俩人都太在意,大荒之上千奇百怪的人很多,未解之谜无处不在。

巫溪苦笑,“他有一点说的不错,巫祝里有太多害群之马。”

遮脸巫祝顿了一顿,“目能视鬼也不怕,可以从他身旁的人下手。”

被一毛头小子摔杯子,巫溪当然咽不下这口气,而余生的张狂,更让巫溪想杀杀他威风。

巫溪当即笑道:“那就有劳了,好处少不了你的。”

遮脸巫祝笑着躬身,“定让你满意。”

巫溪这才有心情起身去后面向司巫和神仕禀告。

待巫溪身影消失后,遮脸巫祝道:“去跟着他们,先摸清楚这些人喜好和习惯。”

凭空传来两声答应。

“那小子目能视鬼,记着避开他。”遮脸巫祝又叮嘱。

“我们化作人,他还能看出来?”一声音问。

这可把遮脸巫祝难住了。

他豢养的俩鬼幻化成人后惟妙惟肖,捉鬼天师也难分真假,但这视鬼之眼,他还真无把握。

“小心为妙,尽量避开他吧。”遮脸巫祝说。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来院路线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费用高么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能用医保吗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看病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